-被忽视的NBA另一面-超过40%球员遭受心理疾病困扰「鲜有人知NBA球员被忽视的心理疾病因害怕异样眼光不去治疗」

Square

被忽视的NBA另一面:超过40%球员遭受心理疾病困扰「鲜有人知NBA球员被忽视的心理疾病因害怕异样眼光不去治疗」

在NBA中,球员的身体健康总是被当成重中之重,为了让本队球员避免伤病,不但出现了轮休这个让联盟和球迷痛恨和无奈的招数,更是在球员训练,比赛结束后,准备了各种理疗,按摩,甚至有些球队还用上了中国的电疗和针灸,但是很少有球队对球员的心理问题产生重视,没有及时的发现和疏导,导致一些球员因为心理问题无心比赛,有些球员甚至早早的结束了篮球生涯,更有甚者,因为心理疾病而失去了生命。

也许很多人会怀疑,那些身价最少几百万的篮球运动员也会有心理疾病?在被ESPN记者采访时。前NBA球员,火箭名宿约翰卢卡斯就曾表示,在联盟中,超过40%的球员都有或多或少的心理问题,甚至这个数据每年都在稳步的增加,但是其中只有5%的球员接受心理方面的帮助。这其中不乏功成名就的联盟巨星。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

在NBA中,大多数球员都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,甚至这其中一大部分是单亲家庭,因为父母需要挣钱养家,这些球员年少的时候只能在贫民窟或者城市偏僻的街头成长,甚至有些球员需要远渡重洋,离开自己的父母,前往美国这个陌生的国度,追求自己的篮球梦想,大家都明白,父母是孩子人生中的第一任导师,但是这些孩子从小就缺少父母正确的关爱和引导,当这些孩子因为他们的篮球天赋得到媒体的关注时,当NBA像这些天赋出众的年轻人伸出橄榄枝时,过早的结束学业,加入这个商业化利益化严重的联盟,缺少足够的教育,也给这些球员心理健康方面埋下了隐患的种子。而媒体和网络的大肆赞美,更是会让这些心智还不成熟的年轻人迷失自我。

大多数时间,我们所见到的球员,是NBA这个商业联盟想让我们看到的形象,乐观开朗,积极向上。向球迷展示他们光鲜亮丽,充满正能量的一面。但是他们私下里是什么情况,又有多少人知道。

NBA现任总裁亚当萧华曾表示过,NBA的球员场下其实并不快乐,他们是彼此孤立的,也是孤独的,没办法,这就是科技发达后带来的后果。无处不在的记者,发达的网络,让他们生活中的一举一动都在媒体的聚光灯下,就连休赛期的几次夜店,都可能被媒体写成下赛季状态下滑的原因,这种显微镜般的生活,让他们更加小心翼翼,害怕将自己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被公之于众。甚至连队友之间也不像之前那样,彼此相处的像兄弟一样,而是充斥嫉妒和猜忌。而篮球比赛作为一项竞技体育,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,特别是NBA这个世人眼中篮球圣地,充斥着利益的联盟,更是将竞争和不确定性发挥到了极致,甚至可能前一秒还是万众瞩目的球星,下一秒就变成千夫所指的罪人,可能前一秒还是球队的核心,下一秒就被无情的交易。可能上一场还是球队的首发,下一场就会失业。在这个充斥着媒体,竞争,不确定性的地方,球员的压力可想而知,没有途径排解这些压力的球员,甚至会选择大麻和酒精,甘愿堕落。

联盟巨星乐福曾爆出自己患有思想恐惧症,发作时会让他在比赛中呼吸困难,心跳加速,甚至天旋地转;马刺球星德罗赞也承认自己忧郁症,这让他往往在重要的比赛中产生恐惧,发挥失常;著名的水货状元夸梅布朗,因为狂躁症,让他很多时候无法控制自己;绿军巨星皮尔斯,在他被刺十一刀之后,患上了抑郁症,让他很长时间不愿意去和教练队友交流;指环王拉塞尔,每场开场前要靠呕吐才能发挥全部的实力,他的呕吐,叫作神经性呕吐,也叫心理性呕吐;

纽约之子马布里,在经历了被纽约放弃,被媒体肆意攻击后,甚至精神崩溃;作为冠军教头的泰伦卢,因为心理问题缺席了多场比赛;球员时期以性格坚韧著称的微笑刺客托马斯,在作为球队经理时,因为外界压力,甚至选择过自杀;詹姆斯曾经的队友韦斯特,因为重度的抑郁症,不得不靠一直服药来完成比赛,甚至在退役后,生活的像一个乞丐;阿泰斯特,因为心理问题,被大多数人认为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疯子,甚至在他职业生涯后期,作出明显的改变后,也仍被认为成一个疯子。甚至一些球员的问题更加严重,比斯利因为心理问题在联盟中几进几出,但一直不被接受。埃迪格里芬因为心理问题,选择堕落最后丢掉了自己的生命,怀特因为心理问题,NBA生涯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……这些还只是联盟中的冰山一角。

说道这里,很多人也许会有疑问,美国明明有着非常完善的心理治疗机构,为什么他们明知道自己心理方面有问题,而不去接受治疗,这就是作为公众人物的悲哀,他们生活在聚光灯下,他们没有隐私权,他们给球迷需要带去的坚韧和不屈,但是很多心理疾病会让一些不了解的球迷认为是懦弱,是逃避,甚至是被当成异类,他们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去光明正大的向心理医生去寻求帮助,因为无处不在的记者不知道会用怎样的词语去形容,缺乏对心理疾病认知的球迷会用怎样的眼光去看待,这些已经饱受折磨的球员。他们甚至会去隐瞒,甚至瞒着家人,朋友,队友和教练。因为他们害怕。害怕会因为心理疾病而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。

就像科比面对媒体采访时,谈到“人们很容易忽略精神层面的问题,特别是面对否定,不安,恐惧等情绪,很多人选择逃避,就好像这些问题不存在一样”。而过度的隐藏,只会更加恶化球员本身已经出现的心理疾病。

抛开他们的职业,他们和普通人其实没有什么不同,年轻时该有的焦虑和迷茫,中年时的焦躁和厌倦,生活中的喜怒哀乐,他们一样会有,甚至相较于普通人平淡的生活,高强度的比赛,隐私权的缺失和时刻面临的竞争让他们的问题更加严重。不过令人欣喜的是,NBA联盟和各支球队的老板已经开始重视球员的心理健康问题,球员工会在2018年五月份开始举办有关球员心理健康的活动,各支球队也雇佣了自己的心理资源师。但是这只是迈出了解决问题的第一步,在这个离不开曝光度和网络的时代,只能等待各方可以拿出一个最有效和适合的方案。让更多的球员不至于因为心理问题而去选择毒品和酒精,不至于因为心理问题过早的结束篮球生涯,甚至失去生命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