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温网决胜局「史上第三久温网半决赛鏖战近七小时99局才分出高下」

Square

温网决胜局「史上第三久温网半决赛鏖战近七小时99局才分出高下」

看看新闻Knews综合

2018-07-14 08:29

6小时36分钟!南非大炮安德森在温网半决赛赢得了一场99局大战,其中决胜盘是以26-24胜出。在用时上安德森与伊斯内尔联手创造了温网史上的第二漫长比赛,也是网球史上用时第三久的马拉松大战;99局才分出高下则是大满贯在公开赛时代局数列第四多的一战。

此役安德森和伊斯内尔从北京时间7月13日20点10分开战,结果打到7月14日凌晨接近3点,而当地时间也已经是20点左右才分出高下。6小时36分钟的用时列史上第三时长!

目前澳网、法网、温网三个大满贯决胜盘都是采用长盘决胜,而美网则是采用抢七。在决胜局不存在什么局数限制,什么时候领先两局什么时候结束。结果今天两位身高超过2米的大炮安德森和伊斯内尔在决胜盘大战50局才最终分出高下,安德森也以26-24赢得长盘决胜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史上最长的网球比赛,也是由伊斯内尔创造的!2010年6月25日,23号种子伊斯内尔在决胜盘70-68击败资格赛选手马胡,这场比赛历时三天,共耗时11小时05分钟!

(编辑:祝闻豪)

热门推荐

腹肌撕裂7毫米,纳达尔退出温网男单半决赛,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?

引言:纳达尔退出温网男单半决赛,对纳达尔意味着放弃了温网男单比赛的冠军杯。关注网球运动的网友们可能了解到这样一个非常令人遗憾的消息,纳达尔宣布退出温网。每一次的网球比赛中,人们不仅对于各大赛手非常关注,而且对于比赛的结果也很关注。对于纳达尔退出温网的行为,很多人不仅表示理解,而且也非常期望能够在美网再次见到纳达尔。

在这一次的温网男单半决赛中,由于腹部撕裂七毫米,纳达尔直接退出了比赛。这个行为也就意味着纳达尔的对手将直接晋级决赛。作为西班牙网球名将,纳达尔在每一场比赛中都有非常出色的表现。纳达尔决定退赛的主要原因是腹肌撕裂。在1/4决赛中,纳达尔虽然击败了美国球员,但是也导致腹肌出现了七毫米的撕裂情况。根据相关新闻报道,在2019年的比赛上,纳达尔就出现了腹部不适。在2009年,由于比赛,纳达尔的腹肌上就已经出现了六厘米的撕裂情况。

虽然纳达尔坚决要带伤上场,但是从比赛中很多人都可以明显看出,纳达尔由于伤口的影响,发球的速度大大降低。由此可见,即使纳达尔非常想要获得冠军,纳达尔的身体也已经支撑不到决赛了。由于父亲和医生的强烈建议,最后纳达尔选择放弃温网的比赛。虽然纳达尔与温网男单比赛的冠军杯失之交臂,但是纳达尔还可以参加其他的比赛。

由此可见,由于各个比赛,纳达尔受了很多伤。虽然受了伤,但是纳达尔还是坚持参加比赛。虽然带伤参赛,但是纳达尔还是获得了很不错的成绩。在赛场上,纳达尔是一名名副其实的勇士。这样的精神值得每一个人学习。在很多国家级的比赛中,运动员都会获得或多或少的职业伤。虽然这些运动员或者球星可以获得很多的奖杯,但是在退休之后,身体状况就会非常的不好。无论什么时候,我们都要注意健康。

西方媒体:不装了,我们就是讨厌德约科维奇

虽然长久以来,西方媒体、赛事甚至球迷的确存在着对于球员的偏见,但是碍于自己所标榜的「高尚」,总还是没有人会将这种偏见拿到台面上来。但是温网1/4决赛之后,一位记者在对德约科维奇提问时公然将其称作「bad guy」(反派),着实惊掉了许多人的下巴。

在英国这个最老牌资本主义国家,在温网这个最老牌网球锦标赛,问出这样的问题,这难道就是西方「绅士」们的待客之道吗?

文 朱星星

昨晚温网结束了半决赛的争夺,现世界第一德约科维奇兵不血刃,直落盘三击败沙波瓦洛夫,豪取温网20连胜与大满贯20连胜,职业生涯第7次闯入到温网决赛。德约科维奇也将向费德勒、纳达尔所创造的20个大满贯冠军数发起最后的冲击。

球员追逐新纪录,这原本是值得球迷们高兴的事情,但是本届温网却发生了 并不那么令人愉快的事情。 在德约科维奇此前的1/4决决赛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中,有一位记者在提问时将德约科维奇称作是「bad guy」(反派),一时引来众多讨论。

这位记者在新闻发布会中这样提问道「这个问题不是关于今天的比赛,也不是关于下一场比赛,它更像是一个概述。 这些年来,一直带着些许『反派』标签去追逐罗杰和拉法,是什么感觉? 」

而德约科维奇回答道「我不认为自己是反派,我的意思是,那是你的观点。我没有追逐任何人,我在创造我自己的道路、我自己的旅程、我自己的 历史 。 我很荣幸能成为我热爱的这项运动的 历史 的一部分。就像我在场上说的,我知道很多数据,我不清楚所有人的情况,但他们确实更激励我在这项运动中发挥出我最好的水平。」

这一带有偏见的提问并未让德约科维奇多上火,他的回答依旧平和。反倒是 同为媒体的诸多同僚纷纷直呼看不下去,有人直呼这是他平生所见新闻发布会中最差的提问。

当然,这位记者在提问中已经非常克制且小心地用了「something of a bad guy」(带有些许反派性质的人)这一说法,但是仍然难掩西方 社会 主流意识中的偏见。 虽然我们在说辞中总是用「有部分西方媒体存有这样的偏见」来表述,但事实是,这个「部分」其实是西方媒体甚至球迷中的大多数人 ,从西方国家与资本主导的诸多奖项中,比赛的场地安排中,甚至比赛现场的欢呼声中,总是能够切实地感受到这一点。

在本届温网举办之时,有外媒整理出了2009年以来,四巨头出战温网时的场地安排情况,同为网坛最有成就的球员,温网组委会对待四人的安排却有不小的差别。

穆雷作为本土球员,毫无疑问最受组委会关照,出战中央球场的比例高达87.5%, 并且在2015年之后,从未在除中央球场之外的场地打过比赛; 费德勒作为温网毫无疑问的人气王, 虽然比赛被排进中央球场的比列略低于穆雷,但是他并未因伤缺席过温网,所以 出战中央球场的次数为四巨头最多,高达为49次 ; 纳达尔 虽然因伤或者因赛程安排多次缺席温网,但是温网同样对其颇为照顾,比赛被排进中央球场的比例为74.19%,且 从未被排出中央球场与一号场地之外 。

而德约科维奇, 作为2010——2020年代占据世界第一时间最长,拿到冠军数最多,甚至是拿到温网冠军数最多的球员,却 有超过20次被排出中央球场,其中甚至有两次被排进二、三号球场,比赛被排进中央球场的比例仅为62.07%, 的确令人颇感不平衡。

当然,这并不能完全代表温网组委会的立场,因为球场的安排最终还是会受到球迷,尤其是现场球迷的影响。 同样,在本届温网费德勒、高芙纷纷被排进中央场地之时,已经贵为男单世界第二的梅德维德夫,竟然没有一场完整的比赛被排进中央球场,唯一一场还是进行补赛。

我们当然不能再对英国球迷的好恶做出什么评判,但是西方所宣传的价值观对他们的影响,是深入骨髓的。一位是来自前南斯拉夫的球员,一位是来自前苏联的球员,这样的比赛安排显然难言公平, 或许在未来梅德维德夫成为世界第一,或许在未来有一位中国球员打到打到如此高度,还是会再一次经历德约科维奇所经历的一切。

在二战结束75年之后,在冷战结束30年之后,原有的世界秩序正在也早已开始被打破,这种旧有秩序的颠覆存在于世界的各个领域、各个方面,旧有秩序的受益者对于颠覆者的打压也愈发激烈,对于国人来说感受应该更加明显。而德约科维奇对于费德勒所创造的所有伟大纪录的冲击,德约科维奇所创办的PTPA对于ATP的冲击,或许就是对网球领域的颠覆。

周日,德约科维奇将向温网冠军发起最后的冲击,没有费德勒,没有纳达尔,甚至没有西西帕斯与梅德维德夫,面对首次闯入大满贯决赛的贝雷蒂尼,德约科维奇能够撕掉这最后一个「追逐者」的标签吗?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